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透新闻 > 正文阅读

中介包围小红书

发表日期:2022-06-04 19:47  作者:admin  浏览:

  “自从我在别人笔记下留言想租房后,一堆莫名其妙的人来私信我,有的让我一起合租,有的让我加微信看房源,甚至前脚刚和一个人说想租loft,后脚就有人带着一堆loft房源过来问,真的是无孔不入。”小A吐槽道。

  吐糟的对象,正是月活2亿的种草平台——小红书。在此之前,小红书屡此因“虚假种草”及“滤镜”问题遭点名甚至下架,但多次整改之后的小红书,似乎仍难以同乱象断绝关系。

  最终,害怕受骗的害怕受骗的小A不胜其烦,选择了多掏了数百元同自如签约。而同所有流量池一样,小红书似乎也已被中介占据,再度陷入信任危机。

  与安居客、贝壳等垂直平台清一色盯着职业照头像的中介不同,聚集于小红书私聊的中介同素人用户并没有明显差异,有的甚至会发几篇关于个人经历的租房笔记,叫人难以分辨。

  这些笔记大多围绕租房与生活展开,内容以小资、文艺青年享受生活、实现理想为主,配图普遍较为精致,和其他平台随手拍的房源图相比简直是降维打击。不过,这类笔记存在着一个共性,即永远不会提及房源细节与具体价格,感兴趣的用户只能留言与私聊。

  而私聊中,倘若不将用户导入私域,这群人同样拒绝谈价,且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中介,但一旦成功添加微信,其便会脱去羊皮,靠多款房源进行信息轰炸。此时,小红书上用户心仪的房源已然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卖相较差房源,或是远超笔记流露价格范围的同类型房源。

  “公司要求必须约客户带看,有时候完不成任务就只能先编一些价格便宜,装修又豪华的房源把客户留下来,但实际价格远比标的价格高,有客户问就说房源刚租掉,然后带看别的。”一位中介说道。

  其实,这在行业里本是普遍现象,部分垂直也加强了对虚假房源的鉴别,但在小红书、知乎等平台上,用户占据着内容生产的两头,使虚假信息得以藏匿于一众正常的笔记中,悄然收割着用户们。

  除租房外,留学、教培也是中介泛滥的重灾区。相比用虚假房源引流冲KPI的房产中介,留学圈的中介下限更低,粉饰自身的技术也更为高超。

  “疫情原因,现在留学环境和之前差了很多,很多过去的信息与政策放在今天都不适用了,网上信息又很碎,所以想找家靠谱的中介。一开始是去百度搜,但只搜到铺天盖地的广告,有用的信息很少,于是就想到了小红书。”小D说道。

  当时,小D觉得小红书上的留学信息很丰富,还有很多姐妹分享自己的留学案例,加之自己迫切的出国愿望,很快联系上了“留学博主”所推荐的机构,后者宣称全拒包赔,且支持保录。大好前程近在眼前,小D很快同该机构签约,然而,麻烦却接踵而至。

  “签约后,我的留学顾问就暗示我学历背景差,GRE分可能会不够,劝我降低标准,要么直说保录没申请上是可以退费,但时间却浪费了,不如走差点的学校,反正区别不大。”最终,自感受骗的小D咬死非保录学校不走,还是退掉了钱,但同时却也错过了留学季。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重金保录无非两种逻辑,一是学生本来就能申请上,中介正常申请,躺着收钱;另一种则是明知申请不上,但PUA学生走能走的学校把钱赚了,走不成退费便是,因为钱已经从走掉的学生那里赚够了。”

  当然,部分留学中介同国外院校建立有合作,在院校录取要求与文书喜好方面掌握有信息差,确实能在留学规划方面提供帮助,而正规中介通过小红书适当宣传亦无可厚非,毕竟只要存在信息不对称的领域,就必然会有中介。

  但同房产中介一样,许多留学中介也化作素人模样混迹在小红书以姐妹相称,将用户导入私域后才暴露出真实面,使其中多了些许欺诈的意味。更不必说那些隐藏在阴影里,与灰黑色产业牢牢绑定的黑中介们。

  近年来,互联网语境中对HPV病毒的讨论引爆了公众的“九价焦虑”,“一苗难求”的现状则引得一众灰黑产玩家闻讯前来。

  九价代抢是最为普遍的“玩法”,这其中既有通过技术手段约苗赚差价的“真黄牛”,也不乏吃准群体焦虑穿着黄牛外衣的真骗子。

  众所周知,九价HPV疫苗适用人群为16至26岁女性,正好同小红书用户池高度匹配。极光数据显示,小红书DAU月均8318.7万,消费能力较强的年轻群体占比高达72%,女性用户占比几近7成。

  小G是成都某高校的大四学生,大学期间多次错失校医院九价HPV疫苗的她分外焦虑,决心趁着毕业前的空档期将“人生大事”解决掉。为此,小G紧盯着本地放苗消息,在各个约苗平台多番尝试,却一无所获,反而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最终,深感疲劳的她还是向曾经瞧不上的“黄牛”妥协,在小红书“姐妹”的推荐下添加了一位声称可实现技术帮抢的中介。

  起初,小G对所谓的中介“戒备森严”,但后者为其提供了多份聊天记录、约苗记录,外加该中介朋友圈充斥着各地约苗信息,使小G逐渐放松了警惕。一番询价后,中介引导小G添加了成都本地约苗群,并告诉小G代抢需先交600元定金,抢不到定金只退一半,抢到后再支付4000元尾款。

  正当求苗心切的小G准备付款之时,她发现所谓的约苗群处于全员禁言状态,这使其再度提起了警惕心,暂缓了转账。后来,小G在添加询问同群群友后得知其缴纳定金后不仅疫苗没能抢到,就连事先承诺的一半定金也需要在小红书给该中介好评或是为其拉新后才会退。而现在,小G所在的本地约苗群亦时不时有新人加入。

  未受骗的小G无疑是幸运的,但更多警惕心不高的用户却已深陷骗局。据媒体报道,部分约苗黑中介甚至会人为编造预约成功短信骗取尾款,甚至不惜伪造约苗网站,骗取钱财在数千至数万元不等,而被骗者正是来源于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

  而为了争夺流量,某些黑中介不仅冒充博主,甚至还会通过“代发”揽客。据悉,代发大多面向达人或素人,黑中介通常不会选择同达人合作,素人代发门槛极低,对粉丝量、既发笔记量均无要求,相对酬劳也并不高。

  一般来说,图文代发每单价格在5至8元区间,原则上代发人需原创图文,但据业内人士透露:“文字的话,去一些相关微博里节选几段拼起来就行,但图片不能直接复制,而是通过截图的形式更改图片MD5值,避免被系统识别到重复。”

  随着这些混乱、批量复制的代发涌入平台,用户不免在信息轰炸中上当受骗。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以“小红书”“骗”为关键词所搜索到的投诉共1257条,以“58同城”“骗”为关键词所搜索到的投诉则有2194条。可见,小红书已相当于大半个“中国最大的骗子集散地”。

  但即便如此,小红书与本就属中介平台的58同城还是有本质区别。中介们之所以涌入小红书,除觊觎小红书的优质流量外,也看准了小红书的“种草”基因。

  以“种草”为基本面貌的小红书,其UGC内容社区着重于分享“产品”与“经验”,而精准的内容分发将UGC内容聚合为更小的兴趣圈层,从而激发用户归属感并增强讨论度。在“内容产出-兴趣圈层-内容再产出”的循环推动下,小红书逐渐积累起一批批优质而精准的笔记,涵盖方方面面,而去中心化的流量分发模式则对中介等长尾账号较为友好。

  相比同为内容社区的知乎与短视频平台,小红书“笔记”着重于图文混合输出,创作工具涵盖贴纸、滤镜、模板、标签、文本等多个板块,这使其在产品呈现、美化方面优于知乎。而直观的图文形式亦使其具备远短于抖音、快手的信息传播链条,这便赋予了其工具属性,越来越多地被用户当作第二搜索引擎。

  因此,尽管无法同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流量池相比,但小红书自带的工具属性使用户往往为XXX而来,相比之下,抖快虽DAU更高,但用户使用场景上以闲逛,打发时间居多,缺乏目的感。

  基于不同的场景用途,相对廉价的白牌商品很容易在抖音直播间卖出,但诸如中介等强目的性服务类消费却很难在短视频平台达成;相反,在“种草”逻辑的作用下,毫无特点的白牌商品很难在小红书激起讨论,而诸如医美、留学等服务类消费却能培育起固定的兴趣社区。在营销环境每况愈下的当下,这自然引来了饥饿的群狼。

  不过,58同城作为中介平台,能靠人为放宽审核从中获益,小红书则不然,尽管2020年小红书的80%的营收来自广告业务,但前述黑中介也好、代发软广也罢,并不会为其创造利润,反而会拉低平台内容质量,进而损害社区活性与商业利益。

  因此,小红书并不愿成为58同城。为此,其近几年一直在加强对虚假营销、软广的打压。不过,初期平台只是制定了《小红书社区公约》,要求笔记分享者需要“申明利益相关”,当下则逐渐上升为封杀部分品牌。今年2月,小红书更是针对乱象频出的医美板块推出“医美品类专项治理”,整治对象从账号到公司,最终落到行业,反映出小红书对内容治理的恐慌。

  可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面是为维护平台内容质量,一面是小红书对平台内容质量的维护,一面则是中介们赚钱与求生,后者意愿显然甚于前者 ,这也使得多次治理后的小红书仍然充斥着乱象,甚至演化为了主动出击。

  前述小A所遭遇的私聊轰炸,一定程度上便是机构为对抗平台而进化的产物,毕竟自己宣传走不通,只能在其他内容下私聊用户。这更野蛮,也更疯狂。而用户规模不断扩张之际,UGC内容随之多元化,内容积累量亦会量级提升,小红书将面临的问题只会更加复杂。

  4月19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孟玮表示,近日...

  一边是涨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边是居家防控、市场停滞,两者交织在一起,家电经销商却出乎意料的淡定。

  吃得健康、穿得舒适、用得方便,近年来乡村消费升级态势明显,不仅有量的增长,还有质的提升。我们一起...

  3月底,国内小家电领跑者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苏泊尔”,002032 SZ)发布了2021年年报。

  4月以来,国内多地出现的疫情,刺激了老百姓对生活必需品的贮藏需求;而以往被视为大件家电的冰柜、冰箱...

  根据IDC报告,2021年第四季度中国智能家居设备市场的出货量达到6337万台,同比增长4 1%。2021年全年,...

  4月12日,天马微电子发布公告,拟总投资330亿元在厦门投资建设第8 6代LCD产线,以车载、IT显示屏等为目标市场。

  随着VR硬件设备出货量的增加,VR显示面板市场规模快速增长。近日,显示行业供应链研究咨询机构DSCC发布...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