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新闻 > 正文阅读

“大”家對話大家:冷軍將“探旺”大同美術館“時代肖像”展覽

发表日期:2022-06-20 12:46  作者:admin  浏览:

  冷軍,1963年生於四川,1984年畢業于武師漢口分院體育藝術系,現為武漢市文聯副主席,原武漢畫院院長。湖北省美協副主席,武漢市美協主席。中國美協會員,中國油畫學會理事,中國油畫藝委會委員。

  冷軍是一個愛説真話或者説只會説真話的藝術家,是超寫實藝術的代表畫家,1999年以《五角星》參加全國第九屆美展並獲金獎。

  這個秋天,冷軍不冷,東旺還旺。10月2日,第九屆全國美展金獎獲得者冷軍將來到大同美術館觀看第十屆全國美展金獎獲得者、新現實主義畫家代表人物忻東旺的“時代肖像作品展”。兩位全國美展金獎獲得者即將在大同美術館開啟一場跨越時空的藝術對話。

  一個“冷”眼看世界靜觀其變,一個激情如“旺”火暖透時代;人間“冷”“暖”,世間百態,便是兩個巔峰藝術家的深情對白。

  2021年10月3日,冷軍不冷,東旺還旺,一起在大同美術館,以“藝術”的名義等你。屆時冷軍老師現場講座,並於大家面對面探討藝術和美育。

  2021年10月4日,冷軍將在大同美術館進行現場示範。大同的藝術家和所有熱愛藝術的觀眾將有幸親眼目睹冷軍老師的大家風采。

  現面向全社會徵集對話話題和討論議題。徵集日期即日起至2021年9月30日。投稿郵箱:。

  話題被選中的將被邀請參加冷軍老師的講座,進行面對面討論。與大師對話藝術,一起迎來大同城市審美的高光時刻。來稿請註明姓名,聯繫方式。感謝大家熱愛藝術,我們與城市共美好。

  2018年3月28日,《回鄉——忻東旺作品展》在山西博物院展出期間,東旺的會客廳第8期舉行,談話嘉賓為李全武、冷軍與龔華。以下為文字精編實錄——

  張宏芳:東旺會客廳第八期,我們請到了三位嘉賓:我身邊的李全武老師,他是旅美藝術家、空間設計師,也是中央美院的客座教授;坐在中間的是著名藝術家冷軍老師;旁邊的龔華女士,是世界環球夫人冠軍,也是湖北省紅十字會公益大使、湖北省旅遊公益大使。歡迎各位老師。

  今天邀請三位老師來,就是希望大家在這處承載東旺藝術人生的展廳裏,講述自己的藝術故事,共敘東旺的藝術。

  冷軍、東旺,我們都是多年的朋友,今天我們都有一種回鄉的感覺。人生有兩個故鄉,一個是生理上的故鄉,就是生養我們的地方;還有一個是精神上的故鄉,我們每個人的一生似乎都在自覺、不自覺的向著精神世界在追尋、在逃亡……所以,人的一生,在我的理解中就是懷揣著鄉愁,一步一步奔向故鄉的旅途。那麼多歌、那麼多詩,那麼多畫,其實都在表達這樣的離愁別緒,這樣望鄉的情懷牽連著我們的一生。既然有精神故鄉,就會有精神家族,我們始終也在尋找著自己的同類,這就是常説的志同道合之人。冷軍就是我的同道,後來我到了紐約,也依然在不斷尋找著自己的精神血緣家族。

  這個展覽引起了極大矚目,全是因為東旺在中國藝術界乃至世界範圍內已經産生和將要産生的影響力。我對東旺的畫和人都那麼了解,但我錯過了好多次與他碰面的機會,後來他離世,作為生命的迴圈我知道這個遺憾是永遠無法彌補了,但我也在安慰自己:上蒼總是選擇最優秀的兒女去侍奉他,東旺應該就是這樣的兒女。東旺後天的努力沒有辜負上天給予他的天賦,儘管他過早的離世留下了許多的遺憾,但是在藝術人生裏,在精神世界中,他已然完成了自我。

  東旺,今天我和冷軍都來了,這個展覽不僅是你的回鄉,我們也有同樣的感受,我們正在這個“家”中分享著你的精神,我們正耳濡目染的感受著你對他人,甚至是對全人類的愛。我希望大家有空都要來這個空間感受一下,因為藝術原作所建造的精神空間是印刷品替代不了的。

  冷軍:我走神了,李老師是我的大哥,他的口才總是那麼好,我們每一次交談,我都會被他的語言所折服,剛剛我一直沉浸在他語言的美妙與美感之中,稍稍有些走神了。我和東旺,我們很早就認識,90年代我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就是當時獲得95年中國油畫年展銀獎的《誠城》,當時覺得整個畫展下來這張作品特別突出,我就問這是誰呀,這匹黑馬原來沒有見過啊。當時由於我的思維慣性,我總是不能將東旺與這樣一幅畫、這樣一個繪畫作品的標題聯繫在一起,後來才逐漸了解東旺,也慢慢理解了他對與他有相似身份的人群的關注與情懷,逐漸體會到了他題目中的情感內涵。

  縱觀東旺這二十年來的作品軌跡,讓我深深感受到了一位藝術家對於藝術的投入,東旺不是拿藝術為自己所用,而是將藝術昇華為他的信仰,一種內心深處至高無上的信仰。這樣一來,藝術或多或少剝奪了一部分他在世俗生活中的快樂,但是藝術也為他的靈魂提供了一片棲息地,他的靈魂因此得到了昇華,這部分靈魂的品質打造了他幾十年來的藝術成果,今天我們在展廳中回首東旺的藝術人生時,不難從畫面的每個細節中感受他精神性的存在。

  東旺每幅作品上的一招一式,無論是畫面的表達、藝術手法的運用、深入對象靈魂深處的剖析,都演繹出了一套屬於自己的方式和繪畫語言,這種語言形態的形成是特別難得的,源自於他對藝術的虔誠。藝術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剝奪了他的人生,但也不可忽視的豐滿了他的靈魂。儘管東旺的生命只有51年,作為個體來説,他的人生是短暫的,但靈魂卻是永恒的。

  張宏芳:謝謝冷老師,冷軍老師曾經給東旺寫過一篇文章《天才的畫家——畫家中的畫家》,對於一位藝術家來説,這樣的評價是極高的。我剛剛也了解到東旺和冷軍老師有著很多相似的經歷,同樣是上了兩年專科,同樣是畢業之後被分配到師範學校去做中專老師,同樣在60平米的房子中畫了很長時間的畫,這麼多相似性,應該正是促使他們彼此理解的重要原因吧。下面我想請我們共同的朋友龔華女士,説説東旺吧。

  龔華:大家好!我是龔華,非常感謝宏芳老師的邀請,能夠參加這樣一次有意義的活動,身旁的兩位老師都是我非常敬仰的藝術家,非常榮幸能夠坐在這裡,參與這樣一場藝術的盛宴。

  剛才兩位老師發言時,感覺我能靜靜坐在旁邊聆聽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因為我不是學習相關專業的,沒有辦法像兩位老師那樣,評價的那麼深刻與細膩,所以我想談談我從宏芳老師身上感受到的某些東西。我和宏芳老師相識時,東旺老師已經去世了,但我所認識的宏芳老師,卻是一位始終能帶給我某種強大力量的溫潤、安靜的女性,每次聽她講話,看她的文字,總能帶給我某種潤物細無聲的感動,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昇華,我非常慶倖生活中能有這樣一位引路人。所以今天在這裡,我非常想聽宏芳講講她與東旺老師之間的故事,是什麼讓她始終帶著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去懷念東旺老師的。

  張宏芳:謝謝龔華對我的褒獎,我有些慚愧。我們卻是是在這段友情中始終相互支援、鼓勵著彼此,今天請她來,首先是因為她非常優秀,是我非常欣賞的一位女性,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他們三個是共同的,來自武漢的朋友。我想今天我在這裡就不講故事了,我們還是把時間留個兩位老師,讓他們帶我們進入東旺的藝術世界,好嗎?

  李全武:宏芳不願意多講,我就一言以蔽之。我們常常講一個享有巨大成功的男性背後一定有一位全力支援他的女性,我覺得東旺和宏芳就應了這句話。從某種意義上講,東旺之所以能夠如此全身心的、近乎孤注一擲的投入到藝術中,是因為他和宏芳之間默契的愛情,是宏芳對他的支援在托舉著他。我們今天在這裡回望東旺的藝術時,更應該對他們兩人的愛情,以及他們共同走過的這段藝術人生和人生藝術,向宏芳女士致敬。

  張宏芳:剛剛冷軍老師説在聽李老師講話時會讓人走神,更何況剛剛李老師還在誇我的好,更讓我激動的有些失神了。聽李老師的話是需要動腦筋的,好的語言是有黏性的。

  李全武:我補充説一些,冷軍和我,我們對東旺的藝術非常了解。我在上海做了一個非營利性質的小畫廊,東旺有一次去上海講學,就是在這個空間中,他當時驚嘆那個空間是如此的好,想要在裏面做個展覽。我今天進來的時候心裏有一種很難表達的情感,也許是看到這個展覽,感到非常寬慰,如果東旺還在,到上海去做一個展覽,我來主持那該多好。這只是一個題外話,我想説的是:空間不重要,重要的是空間裏的靈魂,我們極少看到一個藝術家如此炙熱的燃燒自己,一路走來將自己投向了這個他所忠貞的繪畫中,形成了一個偉大的藝術景觀。

  我看過不少大師的展覽,但只有梵谷的展覽能夠讓我産生像今天看東旺展覽時同樣的感受,其他大師的展覽都沒有帶給我如此的情懷與感受。我不禁問自己為什麼?藝術是跨國界的,藝術是跨血緣的。梵谷從他最早一起筆時就能感受到那個才氣,同樣,東旺小時候在村裏的有張照片是拿著一隻筆的,這就註定了他此生都會與書寫有關。老天爺都會給我們一個通道讓我們來表達自我,東旺握住了一支筆,給我們留下了巨大的財富。

  我看過很多寫東旺的文章,都在強調他的特別,今天,我反而要強調他的共性,因為只有在同一個規則裏面才能産生高下之分。油畫是一個外來畫種,而東旺自始至終都在畫油畫,無論是丙烯,還是油畫、水彩,他是油畫這個語系裏面的終極。

  畫農民、畫當代人,大家記住題材是沒有用的,對農民工的同情不只東旺有,電影、文學、戲劇中都有表現,而正是因為大家都在表現同一個題材,反而才能顯示出東旺的偉大,他抓住了時代的脈搏。我們天天談個性,反而有些忽視共性,其實藝術的共性是非常重要的。冷軍老師這一代人像是大家一起約好了一般,到時間了,大家一起走進藝術的世界,畫畫的過程就是對藝術本體進行探索與投入的過程,很多藝術家都在這個過程中將自己託付于藝術。過往的藝術、偉大的藝術、平庸的藝術,它們的區別在哪?不管是過往的,還是當代的偉大的藝術,可以説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藝術都是用生命換取的,淺薄的藝術在用藝術換生命、換金錢、換利益,根本無法與偉大的藝術相比。

  東旺對他所畫,所表達的對象不僅是一見鍾情,還是一場不折不扣的“不了情”,他走的時候應該還有很多對象、很多構圖沒有完成,所以這是一場偉大的情懷,偉大這樣的詞用在東旺身上一點兒都不為過。忻東旺畫的對象都那麼鮮活、那麼具體,藝術偉大的造化就在於化腐朽為神奇,化平庸為奇異,所以我們今天再去尋找當時的模特是沒有意義的,因為那些模特的意義在東旺的繪畫中就已經被點燃,生活裏永遠沒有安娜,沒有林黛玉,想見他們嗎?那就進入偉大的作家、藝術家的精神家族裏,和他們在夢裏相見,在作品裏相遇,這就是藝術的造化,我就想補充這些,謝謝大家!

  冷軍:你把東旺都説全了我還説什麼。今天我們在這裡看東旺的作品,談東旺的藝術人生,我就簡單談談我對東旺藝術的淺顯理解,大家看看有沒有一點道理。東旺是中國一位極其了不起的畫家,這種了不起我剛剛沒有談到。東旺的偉大在於他精神上的固執,這種固執可能與他的身份有很大關係,因為他是農民出身,農民在中國的社會環境中是一群被抑制、壓制、盤剝、忽略,被任意抽取的群體,這個群體中有覺悟的人會凝聚和迸發出強大的力量。

  改革開放之初,城鄉差別並不大,給農村、農民多少還提供了上升的通道,東旺就是那個幸運的人,找到了這樣一個通道,當然這跟他自己的堅持也有很大的關係。他小時候的照相就已經顯現出非常強的象徵意義,這樣的照片我看過後,有點不可解釋的天註定的感覺。

  東旺身上攜帶著巨大的,可能他自己都未曾意識到的能量,東旺平常説話不多,如果説話多,這種能量可能就會被釋放掉。在他上升的通道當中,總的來説還是相對順利的,儘管只學了兩年,但我覺得藝術上學兩年已經足夠,藝術不是讀什麼書,偉大的藝術家沒有幾個是獲得多高學歷的。

  李全武:塞尚、梵谷、米開朗奇羅、達芬奇都沒有學位,我們不否定教育和學位,但在藝術中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造化。

  冷軍:我也不是在否定教育的作用,只是在我看來藝術學個兩年就足夠了,中國有句老話叫: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領進門根本不需要四年、五年、六年、八年,可能一兩年就夠了,後面的造化完全在於你自己。如果把藝術拿來為你的人生服務,可能你這一生什麼也得不到,如果義無反顧的、傻傻的、自閉式的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獻給藝術,可能你這一生什麼都會有,特別是你的靈魂,一定會找到棲息的地方。

  回看東旺的藝術歷程,首先要看到他有一顆真誠的心,《誠城》兩個字,不知東旺是有意還是無意,反正這兩個字很重要。東旺他毫無疑問是在繪畫上有天賦的人,今天在這裡可以全面的回顧東旺的創作歷程,不難看到他17歲、18歲、19歲、20歲,中央美院進修時的作品,畫面的改變和進步是很快的。我們有很多學生在學畫的時候,畫幾年都是一個樣,沒有什麼變化,這實際上就需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了,你需要問問自己是否真的熱愛繪畫,你是否將繪畫當作你的信仰,還是只是為了用藝術來滋潤你的人生,滋潤是不對的,豐富你的人生還算可以。

  出發點很重要,埋下的藝術的種子很重要,它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你未來的走向和最終所能取得的成就。東旺早期對於繪畫的理解、對於藝術的理解,是在學校裏面獲得的,然後通過他自己的感悟,逐步達到了豐滿的程度。他後來畫過一幅壁畫,裏面人物的構圖、形象的設計,從美學方面看不出任何毛病,整幅畫面儼然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那個時候已經可以預知到東旺的未來了。

  在畫完《誠城》之後,東旺又畫了自己的同鄉、同學,在寫生的時候,我仿佛看到他在繪畫形式上的探索,以及在繪畫形式上的變化,看得出來他對過去畫面的豐滿感到不滿足和不滿意,想從裏面跳脫出來,進一步找尋到屬於自己的繪畫語言,這是我的個人見解,我覺得《誠城》之後,他開始努力的尋找自己的語言。

  東旺有一種能夠深入到他人精神層面裏的能力,在尋找的過程中、在寫生的過程中、在和模特互動的過程中,他逐步加深著對所描繪對象的理解。從理解再到逐步形成自己的語言體系和特性,我甚至在這種語言特性裏發現了中國畫的因素。剛才李老師説他看到東旺繪畫中共性的東西,只有在共性的東西裏面才能夠比較出高度。現在一味的強調個性、強調人本、強調人道,承認人性充分自由的存在,這並沒有錯,但是我們也需要重視與生俱來的內核的價值、精神的價值,這部分是共通的,因為我們都是人,我們是共通的,東方和西方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東方的傳統和西方的現代稍微有一些區別。

  為什麼有了欣賞?因為你的潛意識當中和藝術的內核裏面有共通的東西,你可以感受到藝術裏的“極精微,致廣大”,所以才會産生愉悅感、喜悅感。東旺的繪畫,尤其是其08年前後那段時間的作品,都仿佛深入到人的靈魂深處裏了。這批作品中,人物的一招一式,因為他有很好的知識儲備,所以對人物的精神層面都有非常好的把控,他表達的非常深入,畫面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值得玩味。

  東旺淋漓盡致的描繪著對象的氣息、內涵,在這個過程中也逐步生成了他個性化的表達,是我們可以反覆體會、欣賞、玩味的表達,而且很多是與中國的傳統共通的。東旺的繪畫是可以反反覆復看的,他不是資訊化的變化,西方當代藝術裏邊很多是資訊化的表達,就是我告訴你藝術還可以這樣做,你知道了這句話就結束了。東旺的藝術卻是像唐詩宋詞一樣,是可以反反覆復品味的,因為他和你的生命本體是相關聯的,這也正是中國傳統繪畫的特色,所以它們可以歷經千年而不變,中國油畫家和西方油畫家最大的區別就在這裡。我在西方很少可以看到像東旺這樣在這方面具有代表性的畫家,中國這樣的畫家有,寫實性的畫家有,但是像東旺這麼突出的、這麼有代表性的,我看並不多。

  中國繪畫講究的是提煉,而西方的寫實繪畫是概括,概括是感覺上的東西,我們一般強調畫感覺,我跟學生上課也在講畫感覺,畫你感覺到的而不是畫你認知到的,畫認知到的是另一個層面。東旺的繪畫給中國的油畫提供了研究和表現的新方向,這是很多人沒有看出來的,就是中國油畫語言是一種提煉的語言,往深層次走是像詩一樣可以回味的語言。

  我們看東旺的畫是看上面的一招一式,色彩的運用,筆觸與筆觸間的關係,這些關係的合理性,整個畫面的和諧、完整,沒有一處是多餘,也沒有一處是空缺的,能做到是非常難的,所以説對東旺和東旺作品的判斷定位遠遠沒有到位。像東旺這樣的畫家,批評家在評價時會有天然軟肋,因為這樣的作品是需要用眼睛去接觸、去發現,甚至只有畫家才能從這裡面真正讀懂東旺。批評家、文學家和哲學家看畫的角度是不一樣的,繪畫是視覺的藝術,一定要有視覺經驗的人來批評,才能夠體會到畫面的張力。

  東旺的作品當中已經體現出了中國傳統繪畫中的筆墨情趣來,筆和墨就是寫詩的每一個字,每一個字都是最恰當的、不可更改的。所以東旺的藝術價值還有待繼續去發掘、去發現,現在的探討遠遠不夠。所以“回鄉”展做的非常好,這樣的展覽應該多辦些,因為東旺不是一個普通的畫家,他為中國油畫藝術帶來了新的氣象,如果忽略了東旺,我們的藝術就會錯失這種氣象。

  冷軍:我講的是真話,我一般很少參加研討會,我不願意去,畫不好我不知道該説什麼,講假話我又不會講,但是講真話就不一樣,所以我表達的比較好的時候,都是在講真話,所以今天講的應該是真話。

  張宏芳:謝謝冷老師的真話,我也喜歡聽真話,尤其是談論東旺的畫。冷老師剛才談到對東旺的研究應該進一步深入,在這裡我也想告訴大家一個消息,今年下半年劉巨德老師會招收研究東旺的博士後。

  李全武:我還想補充幾句,剛才冷軍已經講的非常精彩了,今天他講得如此通透確實是有感而發,冷老師是一位非常有潔癖,很挑剔的人,而且他的性格也很特別。如果不是被東旺的作品感動,他是絕會不有這種感觸的。

  偉大的藝術家和普通的藝術家是有區別的。有的藝術家是慾望大於才情,強迫藝術承擔它本不應該承受的重量,有的藝術家是力不從心的獨善其身。很多人都關注農民問題、關注城市化問題、關注城市流民問題、關注勞工問題,但這是個沉重的命題,回到東旺的藝術,他必須將這種沉重的命題轉化為藝術,轉化為詩性的表達,而這種表達是一般藝術家所未曾達到的,甚至是難以企及的。所以説東旺的人生是一場藝術的人生,他和農民工的邂逅與相遇,最後産生了積極的、大規模的奇跡,他的才情最終轉化為了藝術的造化。

  大多數人都是獨善其身了,只有少數的偉大的藝術家才能兼濟天下。我在中央美院講學時談到:我們對藝術家的評價是橫縱坐標的綜合,橫坐標是技勢,取其技而及其勢,就算大家了,縱坐標是神智,所以神智而技勢,誰在這個上面高度越高,在歷史文明線那個弧線就最高。有人終其一生著迷于技勢,在道德、心志、信仰上幾乎是負數,歷史是不會留下屬於你的位置的。歷史只認塔尖,只認對整個人類文明進程有指引性、能夠兼濟天下的偉大作品和這個作品背後的偉大人格。所以對忻東旺藝術的肯定、對他的研究,不是我和冷軍兩個人的看法,你看中國當代批評界很重要的人物和中國藝術界很重要的人物都給予了東旺真誠的判斷和定位,我們面對同樣的作品、同樣的人格,做出了同樣的判斷。今天觀展的人是不是專業並不重要,只要能有一種感受就好,在我的心裏,東旺的藝術是啟示錄,具有重要的時代價值,歷史不只有文本歷史、口述歷史,還有視覺歷史,一個時代中最具代表意義的偉大的藝術作品就是這種歷史的載體,東旺的藝術就是這樣的繪畫的歷史。

  李全武:這些是他早期的作品,看一個藝術家的回顧展一定要看他早期的作品,這往往是一個尋找的過程,能夠從中找尋到他日後創作的靈感來源。回頭看東旺的作品能夠感受到不同時期的大師素描對他的影響,有的學蘇聯、有的學荷爾拜因、有的學米開朗奇羅。

  冷軍:這幾件水彩作品,還比較稚嫩,還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缺陷都還有,但是到了91、92年的時候真是突飛猛進,這個時候畫面上的表達和構圖、色彩關係、虛實關係等,就處理的非常豐滿了,基本上找不到哪個地方還該怎麼樣,哪個地方應該加什麼東西、哪個地方該減個什麼東西,以我對繪畫的判斷,這一時期東旺的創作已經非常豐滿了。從創作戲劇性的畫面設計效果來看,整個畫面的色彩、構圖、佈局都非常到位,甚至包括他的顏色,暗部的暖色和亮部的冷色的關係都處理的非常到位。

  《山窩窩》這幅畫也是一樣,大面積重色與亮色的轉換,這面是重色、這面是亮色,而且亮色和重色之間互不影響。人物的表情上,有個孩子低著頭,另一個仰著頭,呈現出了不同的人物狀態。所以説這幅畫也很典型,沒有一處是多餘的,可以從中看出這時東旺的繪畫知識已經非常豐足了,《晌》和《山窩窩》這兩張都非常有代表性。

  《誠城》這幅是複製品,而且不是等大的複製品,這件比原作要小很多。但是我們看這幅作品的色彩非常豐富,雖然能夠感受到這些色彩不完全是自然的,有人為刻意處理的痕跡,但是東旺卻將色彩處理的非常和諧。儘管這幅畫不是他最成熟的畫面表達,但是不難看出他對於畫面的掌控能力非常強,這張原作的色彩非常之豐富,而且用筆的大小、細密程度都無可挑剔,但確實還沒有到非常成熟的時期。

  《適度興奮》這件作品也是一樣,這一時期的繪畫,我認為東旺在人為的追求著某種東西,能從畫面中察覺到一絲不自然的表達,但這是每個人都必經的階段,即想的多、感受的少,成熟之後就會感受的多、想的少了。雖然思考是必須的,但是如果過分思考,畫面的真誠度就不夠了,藝術真誠最重要,但我們説這樣的階段都是為日後的成熟在做鋪墊。

  李全武:東旺的畫非常精彩,他是一個實驗室,他油畫的表達是一個不斷探索、實驗的過程,他還是詩,畫面內涵非常深刻。《誠城》這幅作品,受德國、蘇聯藝術家的影響比較大,是一個藝術家向自己熟悉的環境告別之後,依然感同身受,用情懷,用撲面而來的直觀感受成全了他的作品的過程。儘管在藝術表達上,《誠城》並不是東旺成熟時期的作品,還是他在思考、在辨析的過程中,當然他的才情很高,所以能夠將畫面處理的非常週全。

  冷軍:《遠親》這幅作品就要比剛才的那幾張成熟多了,他前期的語言探索就此獲得了一定的成果,人物的面部表情、色彩關係、用筆以及畫面的結構佈局,都非常到位了。《賣桃人》這幅作品明顯已經進入非常自在的狀態了,他對人物的理解逐漸轉化為他自己的語言,而且這種語言也不是前一個階段那種“人為”的狀態,而是進入了“無為”的階段,就是我們常説的有為和無為的關係。這一階段顯然已經進入一種“無為”的狀態了,就是非常自然的狀態,如果畫畫過於寫實的話,一是語言會很呆板,會將背後的精神性的東西壓抑住,而東旺這一時期的繪畫,我們能夠感受到他的造型非常自然,人物精神性的內涵在形變之後就顯現出來了。這一時期的作品都是這樣,每個都非常精彩,人物的面部刻畫、身體的寫意性,用筆的張弛有度,都呈現出一種無為的狀態,而這種無意識其實是與他前期非常有意識的自我訓練和追求有關的,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他的手畫的非常寫實,局部看就是一點點筆觸,但是筆觸合起來就形成了語言,而且是很精煉的繪畫語言,表達非常高妙,看上去就和一般人處理的不一樣。

  東旺的色彩特別好,非常準確,這可能與他造型的概括性和簡潔有很大關係,他可以把他對於對象的感知用畫面充分表達出來,這一時期開始這種表現變得很自然。一方面是因為他繪畫知識的積累,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對於對象的深層感受和認識。當然這都是一個積累的過程,我們看東旺筆下的這些人物,也是表現的越來越深刻。

  在畫面中如果想要表現一處亮色,只用白色是不夠的,但如果這個白色立體起來,在展覽的燈光照射下就會有一個受光面,受光面就會顯得更白,就拉開了這種色彩的層次,這就是油畫顏色堆積産生的效果。同樣,油畫的油性還可以讓黑色的部分暗進去,所以層次感很強,油畫的顏色是立體的,是表現物象最佳的一種材料,我為此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就叫《為什麼是油畫》,旨在探討油畫這種繪畫方式的獨特性。國畫是不具備這個能力的,所以國畫寫意,在顏色的表達上不會有這麼強烈的層次感。

  有時候看東旺的畫,遠看是一個樣、近看又是一個樣。他的用筆、造型的表達都是值得反覆體會和揣摩的,這一點和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相似,國畫為什麼好看,書法為什麼能夠反覆體會,因為它們都蘊含著“極精微,致廣大”的東西,它們所表現的精神性都是無盡的,是一個廣闊的宇宙,能看到多少就要看你的境界了。所以你越了解中國的傳統文化,你會感到自己越來越渺小。

  這個墻面上都是東旺同尺幅的人物肖像,我們能從畫面中感受到東旺完全是從人物的內心生發出這些色彩和造型的,如果説東旺早期的表達是稍顯刻意的“有為”,那麼現在完全進入了“無為”的狀態,所以境界一下就顯現出來了,並且這種繪畫的能力已然融入他的血液和骨子裏,不像是原來還需要訓練和思考,這個時候完全進入了自由自在的狀態。畫面中人物面部的表達非常簡潔、寫意,就像是中國畫一樣,但該有的都有,還非常的傳神,這是西方油畫中所沒有的,西方的油畫講究塑造,都是一筆筆拼湊出來的,會顯得笨拙,但是東旺卻很自由,形成了他自己獨特的風格。

  他畫的白菜就是天下第一,簡直無可挑剔,虛實關係的處理、白菜質感的表達都非常成功,我們看這裡面蘊含著很大的力量和表現性,東旺的畫非常沉穩,是沉甸甸的,既不飄逸也不狂躁,而是充滿著語言,每一筆都經得起推敲。這都是東旺長期追求和思考的結果,他逐漸形成了屬於自己的語言。

  《維吾爾青年畫家努爾買買提》這張作品臉部的表現非常高妙,臉部的筆觸,用刀用筆的每一個地方,那種寫意性的表現,那種繪畫語言的精煉都非常出彩。手臂整個的表達很鬆弛、很虛,但是手肘這個部分忽然變實,整個這一塊就顯現出來了。衣服也是,每一筆都十分和諧,而且每一個筆觸在畫面中都起著作用,非常好看,也許他在用這種方式傳遞著另一個性質的美感。《戴哈薩克花帽的維吾爾族老人》中的這個老頭非常傳神,眼睛那麼傳神,那麼精彩,臉上的每一筆,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語言,而且是非常生動的語言。這些畫看起來都讓人感覺很輕鬆,感到他作畫的過程是非常輕鬆的,其實這正是從本心、本真出發作畫的特點。

  《隊伍》就是他比較後期的創作了,在形象上進一步提煉了表達,造型、人物的表達都顯得更為簡潔了,甚至是有些漫畫化的傾向,因為這一時期我們交流的很少,我還沒有能夠從中很好的總結出他這一階段的創作特色。

  觀展的過程,看畫的過程,其實也同畫畫一樣,需要慢慢提高,慢慢領悟,畫面中的很多東西可能是需要長期積累才能領會到的,這就是中國文化的特點。中國文化很難入門,因為它有高度,有強大的精神內涵蘊藏在裏面,你想要從中感受到愉悅與輕鬆,你需要找到走進去的入口,就是常説的入門很重要。而西方文化不是這樣,西方文化是滿足人性的,是一種“人道主義”的文化,它會迎合觀眾,你是什麼水準它就怎樣來迎合你。所以西方的東西越來越簡化,簡化到像兒童一樣的東西,沒有欣賞的門檻。但反過來,它也會相應的缺乏深度,沒有反芻的深度。所以不要輕易創新,創新是一個自然形成的過程,是水到渠成的過程,不能人為的、輕率的去創新,那個新是沒有價值的,所以創造性一定要有深厚的東西在背後作支撐,創新與創造才有意義。

  東旺的繪畫就是一種創新,並且他有強大的語言和精神內核作為支撐,是常看常新的,這樣我們就可以反觀中國文化中的“創新”,中國文化不是不新,不是沒有創造,它的創造性和創新性是在觀者這裡,觀者不斷學習、體會的過程,不斷有新的感受和認知産生的過程,就是這種創新的過程。而西方是用一個個快速更疊的藝術流派來完成和實現這種創新的。這是兩種不同性質的文化,並沒有説誰好誰壞,西方文化也很好,它根據人的價值來打造文化,是滿足人的一種文化,而中國的文化是根據靈魂的價值打造的文化。中西方的文化的關係,就好像是靈與肉的關係一樣。

  張宏芳:東旺自己寫的一句話:我希望我的繪畫具有人文關懷的精神,我希望我的繪畫具有民族氣質,我希望我的繪畫具有當代文化的深度,我希望我的繪畫具有人類審美的教養。這是他的理想、追求和不斷踐行的準則,所以我們將這句話當做整場展覽的結束語。

  李全武:都包圓了,我覺得再説任何話都是多餘的,這是東旺從故鄉出發,向精神故鄉尋找的發動機,終其一生他都在追尋著這些,而且他也做到了,這就是整場展覽最好的總結和最後的注解。

  “假如東旺能夠確診不是癌症,我會抱著他痛痛快快大哭一場,以這樣的方式為他慶祝!”這是王克舉為忻東旺寫《清明祭》中的一段文字,每次我讀到這句,淚水就會忍不住奪眶而出……,我強烈地體會著這樣的一種超出兄弟般的情份,我反覆地讀著這段文字,不為別的,僅僅只是自己也需要一種實實在在的渲泄,儘管我與東旺生活中並沒有真的走這麼近,完全也做不到能夠象克舉兄那樣抱著東旺,用大哭一場來渲泄胸中之痛,但我真的要感謝克舉兄的這段文字,那麼真實貼切的話語道出我一種由衷的感同身受!著實讓人釋懷!

  最早看到東旺的畫是在95中國油畫年展上,因為他的一幅農民工題材的作品《誠城》。畫面一群進城打工的農民途中小憩的場面,這件作品當時著實讓我為之一震,”怎麼突然蹦出這樣一個人物來”,很不錯!第一印象畫面不小,畫法新穎,造型簡捷概括,特別是色彩與用筆有相當的感受力和修養,總之,給我的感覺是一個天才畫家要露頭角了。果然隨後又在多個展覽活動見到他的作品,的確不同凡響。

  會是誰的作品呢?”忻東旺嗎?應該只有他才有能力畫出這樣的作品來”,隨手翻到背面看文字,沒錯!果然是他!隨後我專程前往看展,大飽眼福;不僅看到這件作品,還看到了他的另外幾件作品,特別是一件更為精彩的男人體寫生,整幅作品上下貫通,完美無缺,駐立畫前真是有看不夠的感覺。當時頭腦一熱,自然生出一念:從古到今最好的兩件油畫人體寫生應該就在這裡了!此話隨口説給了吳叢容……在那幾年中東旺經常會有令人驚喜的作品出現。

  2006年底,上海藝術博覽會上,東旺的一件在白布上仰躺著的老年男人體的油畫著實又一次讓我為之一震;東旺似乎開始步入繪畫藝術的另一個層面了,涉足於精神的探討與表現。畫面上,天光下毫無遮掩地仰面躺著一個一絲不挂地軀體在觀眾面前,將一個完整的界乎生死層面的肉體直露于觀眾,視覺上強力的構圖和直接的呈現讓觀眾能感受到來自心靈和視覺的壓力和刺激……”赤條條地來、赤條條地去…”引導出生命的存在、本質、歸宿等一系列問題和説不清道不明的複雜感受,不由自主的引發觀眾冥想與思考,畫面的一招一式有條不紊的穿透存在的謎團,又能夠一次一次抓回你的眼睛。

  無疑視覺效果的吸引來源於細節的處理,你仿佛能在油畫西方媒材和介質上感受到來自中國傳統的意趣;我看到了骨法用筆和書寫的力量!那運筆走勢滲和透融合著中國水墨和書法中那些勾、皴、點、染,落筆、行筆、起筆、收筆等等,這些招式與技巧都極具靈氣的藏于他的一招一式之中。畫面中從上到下;手、腳、軀幹、骨骼等都凸顯出線的結構和力量。軀體下面的白色布單,那揮灑的筆痕和色彩與結構巧妙地交織,那種韻味、那樣的構成品質獨具匠心,一般人無法體會,不是畫家甚至不是個好畫家都難以體會個中的玄妙,這真是一張好畫,令人嘆服!再後來,也不斷地有太多的好作品問世,無論是白菜還是農民工,時尚都市男女還是主題性的創作,都不同程度地展現出東旺那無與倫比的藝術才華。

  有非常之人,然後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後有非常之功。如果沒有東旺曲折離奇的人生經歷,自然也就沒有他予以底層勞動者的那麼本真的體恤和最敏感的情緒,他的畫面不似旁觀者的遊説,也不似高姿態的批判,甚至都沒有呼籲和叫囂什麼社會現象,他也絕不僅僅是一種感同身受的善意和同情。他在最自我、最自然的狀態下穩穩的表達,無疑底層勞動者的那種麻木、扭曲和疲憊成為東旺最重要的表現主體和表現的對象。

  中國農民進城務工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現象,一個幾億人的群體離鄉背景去他地謀求一個基本的生計,這在古今中外都是絕無僅有的事情。他們掙紮在中國城市的每個角落,用自己的汗水和勤勞馱起一座座城市的光鮮,他們在中國改革開放和所謂現代化建設中起著中堅和脊梁的作用,沒有他們的付出和犧牲我們今天的生活是難以維計,哪怕今天也仍然如此。東旺就出自於他們中間,對於他們是有特殊感情和責任的。那些滿眼滄桑凝重的臉和手在東旺的筆下被置換成了堅毅的筆痕與深沉的刀印。畫面那結結實實的油彩深深地揉搓在這個底層人群的每個被生活剝奪的位置上,在這情與技的互動之中我看到了他金石般的執著和力量以及一個藝術家的天地良心。正是這樣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情感和責任,使得他在農民工的描繪上相當的投入並能獲得得心應手的畫境,也由此東旺獲得了巨大的表現空間,遊刃其中讓他最終能覺悟出一種全新的造型方式和塑造方法,形成了極為強烈地個性化的特徵和表現手法。毫無疑問,如果我們僅從畫藝上去理解,就只能停留于最表層的技藝之上,而藝術最極致的魅力是真誠得淋漓盡致的表達…如果説只是為了表達而表達就未免太做作矯情,所以不尋常的經歷帶來的由衷的理解和觸動是有靈魂有生命的…在人生的淚雨中升起的彩虹必然是最最絢麗、最最讓人難以忘卻的!

  除了勤奮與天賦,東旺一直秉持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情感表達。有人説:藝術就是情感上的加工。這裡,農民工之於東旺而言就是甘露和源泉;可以説是對農民工”靈與肉”般的情感成就了東旺在藝術上的一份特殊的天賦。另外,一方面無論畫什麼他基本都要寫生,另一方面又絕不會始於寫生而止于寫生,而是不斷地追求對象背後的深層次的精神存在,也就是一定要有所理解與認知,這正是一個真正藝術家最為純粹的本質與靈性要求。他曾經這樣寫到:”…産生好畫的原因正在於畫背後那種強大的思想支援和精神毅志力的控制,沒有思想支援的技術如同沒有精神統帥的軍隊,為誰而戰不明確,戰鬥力必然衰竭,藝術沒有精神力量的支援,技藝也必然衰竭。”類似的文字表述還有很多,表明他在藝術上既清醒而且高標準,沒有任何含混與妥協。

  忻東旺出於草根,卻能接駁天地之精氣,造化于底層卻能創造出可驚天人的作品。只是可惜天妒英才,不讓美好多留人間。去年6月得知東旺生病的消息時我們正在辦理赴歐洲辦展的事宜,真的是非常震驚,不敢也不願意相信那是真的。原來赴歐洲的計劃因東旺的缺席而倍感遺憾。後來的幾次見面,記憶中他精神頭倍兒好,與往常一樣地談笑,我曾委託我的一位中醫朋友專程赴京替東旺看病,治療後反饋給我的消息還不錯,甚至據説有幾個權威否定了他的這樣一個病情。當時我也真替東旺由衷高興了一陣;病情並非預想地那麼的糟糕,即使情況不好也應該是多年以後的事了。……但現實情況並不能如人之願,元月中旬我在日本突然接到噩耗,怎麼也沒想到事情會急轉直下,一代英才就此隕落,這是多麼大的一個遺憾和損失啊!

  在日本的那幾天,每天都能通過微信看到網上吊念東旺的消息,看得出東旺在人們心目中的份量是相當重的,這些不僅來自於他的畫品的力量,其人品也是有口皆碑。

  東旺從藝做人都給後人予以了榜樣性的示範。小了説:他給今天留下了一大批具有時代品格的優秀作品,大了講:他留給了後人一筆飽含博愛與慈悲和充滿激情與正義的精神財富。另外,他的繪畫實踐及教書育人也都給了後來人以垂范和榜樣。

  1984年畢業于武漢師範學院漢口分院藝術系。原武漢畫院院長。現為武漢市文聯副主席,中國國家畫院油畫院研究員,武漢美術家協會主席,中國油畫藝術委員會委員,中國油畫學會理事,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是中國寫實油畫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

  作品曾多次入選全國美展並數次獲一、二、三等獎項。也多次應邀在法國、日本、義大利、美國等國家舉辦展覽和各種學術活動。近年來開始接受國內外藝術院校的邀請進行授課及藝術專題演講。2018年被英國伯明翰城市建築學院授予榮譽博士學位。

  1994年 4月 《文物—新産品設計》獲第二屆中國油畫展藝術作品獎,並參加中國油畫百年展。

  1999年10月油畫《五角星》獲第九屆全國美展金獎。同時獲得日中友好會館大獎。

  1999年12月油畫《五角星》、《世紀風景之四》、《文物—新産品設計》、《豐碑》應邀參加“1997—1999”世紀之門邀請展。

  2004年10月油畫《蒙娜麗莎—關於微笑的設計》獲第十屆全國美展優秀獎。

  2013年6月應邀參加凡爾賽宮及巴黎市政府主辦,洛克菲勒文化藝術集團協辦的‘凡爾賽宮慈善周藝術之旅’。

  2013年12月油畫《肖像之相-小唐》《肖像之相-小姜》在湖北美術館展出

  2014年元月 2014三亞半山半島藏家三位藝術家劉小東,冷軍,徐冰主題展

  2014年 3月油畫《天光》參加“中華意蘊—中國當代作品暨中國油畫百年回望展”在武漢美術館展出

  2014年5月油畫《收租院》在武漢美術館展出《意繪-武漢八人展美術作品展》

  2014年九月應美國夏威夷大學邀請講學並接受夏威夷電視臺54台長達一小時電視直播採訪。

  2014年10月 《西雲東語》合美術館開幕展《天光》《肖像之相—小唐》等五幅作品展出

  2015年3月16水墨作品參展《水墨湯湖-湖北當代中國畫邀請展》,湖北美術家協會,湯湖美術館主辦

  2015年6月27油畫《收租院》在莞城美術館展出《意繪—武漢八人美術作品展》

  2015年8月18主講《中西方文化藝術漫談》,中國文藝家雜誌主辦,漢藝空間承辦

  2015年11月14 《2015中國寫實畫派十一年展》中國寫實畫派主辦北京 1+1藝術中心展出

  2015年12月4 《2015中國寫實畫派十一年展》中國寫實畫派主辦天津美術館展出

  2015年12月3 《玄序-湖北當代油畫邀請展》湖北省美術家協會主辦武漢湯湖美術館展出

  2015年11月28多幅作品邀請參加《第四屆(湘潭)齊白石國際文化藝術節》湖南省政府主辦,湘潭市齊白石紀念館展出

  2015年12月13 《武漢畫廊協會藝術顧問展》武漢榮寶齋主辦武漢美術館展出

  2015年12月23作品《肖像之相-小雯》三幅古董店在《寫意中國-2015中國國家畫院美術作品年展》中國國家畫院主辦中國美術館展出

  2015年12月28雕塑系列作品《紅袖章》四幅場景寫生在《蘭臺.洄憶》Big House當代藝術館開館展展出

  2015年12月3 《玄虛-湖北當代油畫展》湖北省美術家協會主辦湯湖美術館展出

  2016年2月作品《天光》受邀參加《瑞林博物館2016亞洲館開幕展》,在美國佛羅裏達州瑞林博物館展出

  2016年3月5 《繼往開來-盧柏森藝術回顧展》武漢市美術館,常熟美術館主辦,在常熟美術館展出,兩幅場景寫生受邀參展

  2016年4月5 《真實的真相-中歐藝術傢具象繪畫作品展》盧森堡子桐藝術機構,法國IRIS藝術基金主辦,石家莊美術館展出,兩幅古董店受邀參展

  2016年5月20 《世界的鏡像-冷軍個展》杭州報業集團主辦,受邀參加杭州藝術博覽會後在杭州快意空間展出。

  2016年7月13 《中華意蘊-中國油畫藝術國際巡展》(法國展)中國國家畫院油畫院主辦,在法國巴黎.布隆尼亞宮展出,《肖像之相-小唐》《肖像之相-小姜》參展。

  2016年8月8兩幅作品參加北京新奧玲瓏藝術中心開館展《迎冬奧藝術作品徵集展啟動儀式-既中外藝術名家作品展》

  2016年9月10參加《化境-當代油畫寫生作品展》,在北京上上國際美術館開幕

  2016年9月25 《行者無疆-冷軍水墨作品展》在宜昌鎮寶堂文化會館展出

  2016年9月30參加“百年藝程—龍美術館藏精品展”在武漢辛亥革命紀念館開展

  2016年10月13“中華意蘊—中國油畫藝術國際巡展歸國彙報展暨2016中國國家畫院年展油畫院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開幕

  2016年11月11參加“2016中國寫實畫派十二年典藏”在北京1+1藝術中心展

  2016年12月23油畫作品五件參加“中國視覺第三回展—法蘭西ART之旅”武漢展

  2016年12月26油畫《場景寫生》參加“中國精神—第四屆中國油畫展”在西安美術館開幕,中國美術家協會油畫藝委會主辦

  2017年7月15參加“藝聚成都—高小華冷軍龐茂琨繪畫作品展”成都展

  2017年9月17瓷畫作品“鬥架”參加“2017年第二屆中國瓷畫雙年展”在武漢博物館展

  2017年9月27由成都大學美術影視學院英盟藝術機構聯合主辦的“大家風範”藝術家冷軍現場寫生,在成都大學學術交流中心開啟

  2017年10月28武漢晴川畫會研究院暨利寶美術館開館2017年美術作品展

  2017年10月28 《傳承與趨勢》武漢台北101寶珍堂藝術館成立中國畫名家邀請展

  2017年11月27 《冷軍油畫作品展》黃石個展在湖北水泥遺址博物館展出

  2017年12月2 《再聚焦—美術文獻藝術中心新館開幕展》古董店在美術文獻藝術中心展出

  2017年12月3 《2017“和聲藝術邀請展”第一單元翻轉:交融的中西藝術傳統》作品在西南名族大學高小華美術館展出

  2017年12月11西安美術學院講授題為《盡精微致廣大》公開課及油畫示範課一週

  2017年12月29“無邊的現實多重的現在—湖北當代藝術樣本”油畫《天光》等四件作品在萬林藝術博物館展出

  2018年1月26“盡精微至廣大—東西方文化之探討”學術講座北京達美藝術中心

  2018年2月8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杭州中國美院美術館展出

  2018年3月1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廣州美院美術館展出

  2018年3月16水墨作品三件參加湯湖美術館主辦的《水墨湯湖-湖北當代中國畫邀請展》

  2018年3月15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四川美院美術館展出

  2018年4月2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邯鄲韓玉臣美術館展出

  2018年4月8 《寫生二十年》深圳巡展,分別在君瑞匯藝術空間和深圳南山華僑城創意園C2展廳展出,25件作品參展

  2018年4月13應新具象油畫沙龍邀請在北京宋莊藝術中心作題為《盡精微致廣大》的講課,及作油畫示範演示

  2018年4月15四件紙上作品參加“素問”第五回在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美術館展出

  2018年4月20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濰坊十笏園美術館展出

  2018年5月16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西安陜西省美術博物館展出

  2018年5月29國畫作品一幅參加《2018年友好都市—中國武漢。南韓大田書畫交流展》武漢美術館展出

  2018年6月1國畫作品一幅參加《清州市立美術館—武漢美術館國際交流展:武漢印象“在韓展出

  2018年6月2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巡展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展出

  2018年6月15應義大利佛羅倫薩美術學院院長Claudio Rocca先生邀請,到佛羅倫薩美術學院最古老的報告廳做藝術講座

  2018年6月28兩幅作品參加《觀念和知識—中國優秀藝術家法國巡展》法國Galerie 1618主辦承辦

  2018年7月8油畫作品七件參加《超然—中國油畫名家邀請展》在北京勢象空間展出

  2018年7月18作品《肖像之相—小姜》參加“中華意蘊”中國油畫藝術國際巡展,在義大利羅馬維多利亞諾宮隆重開幕

  2018年7月25紙上作品四件參加《素問》第五回在深圳星河國風藝術館展出,英盟當代藝術館主辦

  2018年8月17一幅油畫作品參加《第十四屆武漢美術作品年展》武漢美術館展出

  2018年10月25隨武漢畫院赴雲南藝術學院交流,老達保,景邁山采風寫生

  2018年10月27六件油畫作品參展《高原.高原—第七屆中國西部美術展油畫雕塑年度展》在陜西省美術博物館展出。

  2018年11月8兩幅作品參加《知解力—中國當代藝術》英國巡展,在倫敦Sunny Art Center展出

  2018年11月25四幅油畫作品參展2018年中國寫實畫派十四週年展,北京1+1藝術中心展出

  2018年12月05作品《黑洞之一》參展《影響未來》2018嘉年華—首屆大型綜合藝術跨年展,在湖南長沙步步高.梅溪新天地梅西展廳展出

  2018年12月8 《天光》參展武漢美術館主辦的《改革開放40週年暨武漢美術館開館十週年“十年一路走來”展出季—藝術美麗一個城市;武漢名家邀請展》展出

  2018年12月22油畫作品四件參加 2018年中國寫實畫派十四週年展在天津美術館展出

  2018年12月24 2018場景寫生作品一幅參加《研究具象—岸.藝術匯第三回展》,在武漢榮寶齋展出

  2018年12月29八幅國畫作品參加《雅舍清風—當代名家作品展》在武漢市博物館展出

  2019年2月 25油畫作品《總統山之一、之三》參展“視界360油畫風景邀請展”湯湖美術館。作品入編《視界360油畫風景邀請展作品集》武漢出版社

  2019年3月 14油畫作品《傾向的雲之一、之二》參展“武漢畫院2018年雲南寫生作品展”美蓮社

  2019年4月 13武漢科技大學《科技創新需要藝術創意》論壇,嘉賓:冷軍、劉春斌、江中潮、沈詳勝。

  2019年4月14湖北省美協主辦“湖北省中學老師教育高級研修班”的現場寫生教學課。

  2019年5月 6油畫作品《靜物》《紐約古董店系列》二幅參展“與大師同行—當代著名亞裔實力派藝術家美國巡展”在費城美國獨立戰爭博物館舉行。

  2019年5月 7“無界.共生”東西方藝術圈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哈弗俱樂部舉行

  2019年7月-8月應邀赴義大利訪問,考察博蓋塞美術館,(Galleria Borghese)出席義大利中國“當代藝術家對話達芬奇”活動,達芬奇博物館收藏石版畫作品《蒙娜麗莎—關於微笑的設計》並在博物館長年展出。

  2019年9月 29綜合材料作品《江漢關之一、之二、之三》參展“武漢印象—武漢美術館館藏作品展”

  2019年11月28六幅油畫作品參展“中國寫實畫派十五週年展”北京嘉德藝術中心。

  2020年1月10-5月10“地方。國際”515藝術創窟藝術季開園活動,《肖像之相-小唐》參展,地點:四川省達州市515藝術創窟

  2020年3月國畫《高秋圖》參與“聚焦”公益拍賣,拍得15萬善款全額捐交無錫靈山慈善基金會

  2020年3月3作品《傾斜的雲》參加《至誠》中國嘉德網路公益拍賣,拍得善款160萬元全部捐給東潤基金會用於抗擊疫情突出貢獻的醫護人員。

  2020年9月6-10月8兩幅油畫作品《總統山系列》參加“遠方的風景-跨越三個世紀的旅行”展覽,在上海反空間展出

  2020年6月油畫《國畫小女生》參展“武漢。印象-武漢美術館館藏作品展”在武漢美術館展出,

  2020年6月國畫《大愛無疆》參展“戰役同心-主題作品展”武漢美術館展出

  2020年12月油畫《馬燈的故事》入展“美在湖北-中國美術館藏湖北藝術家作品展”在湖北美術學院美術館展出

  忻東旺,男。1963-2014,生於河北省康保縣。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

  2005-2006《村民列傳-忻東旺油畫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和上海美術館舉辦

  2013 《相由心生-忻東旺藝術作品展》在中國油畫院和清華美院美術館舉辦

Power by DedeCms